笔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电子书 > 恶男戏情 >

第11章

恶男戏情-第11章

小说: 恶男戏情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橇改缚戳耍踩喜怀隼茨鞘撬堑亩樱
  酸泡泡不停地冒,让他想棒打鸳鸯,做个人人见了就打的过街老鼠。
  “小沛,我也饿了。”陈泰明利用她最弱的一点。
  “啊!对不起,没有买你的早餐,我去帮你买。”
  “不用了。”程隽俊脸泛黑,非常不开心他和小沛的独处被打扰。“冰箱裹有冷冻披萨,用微波炉热一热就可以吃了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没关系,不要理他,秘书的职责不是指使未来的老板娘,为他跑腿服务。”他马上换另一个表情,那脸部线条之柔和,让陈泰明无法反应过来。
  “隽,要好好照顾你的员工,太无情会逼得他们跳槽。”她有她的论点。
  “对嘛、对嘛!小沛真好,体恤我们这些看老板脸色的员工,最好了!”陈泰明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腮帮子。
  “妈的,拿开你的脏手!”程隽一时妒火中烧,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。
  “不要生气,陈大哥跟我开玩笑的。”小沛柔声安抚气在头上的程隽。
  “我要把你的手给剁了!一他用眼睛”撕裂“陈泰明。
  陈泰明傻眼了,程隽的脾气还真不是普通的暴戾,他总算见识到了。这小器巴拉的家伙,摸一下会死啊!又不是什么滔天大罪,去!
  “我终于引出你嗜血的一面吗?原来小沛是关键啊!”
  “陈大哥你就别激他了……”
  程隽非常不讲理。“不要和他说话!”
  “好,你不要气了,喝牛奶,快点喝,喝完才能喝咖啡。”小沛温柔地哄他。
  他致命的弱点,她的温柔攻势。
  “别和他一般见识就好了,气坏了就正中他的诡计。”小沛温柔地笑,迷得程隽晕头转向。“而且我也会心疼。”
  “小沛?!我的天啊,你在扯我后腿!”陈泰明气急败坏地道,“亏我一片痴心说……”
  “闭嘴。”程隽被小沛安抚过后,比较没那么暴戾了。“少对我的小沛甜言蜜语,她不吃那套,而且我听了很反感。”
  陈泰明觉得自己真的很没趣,果然,棒打鸳鸯不是人做的事,罪恶感真重。还是别破坏人家的好事好。他识趣地回位子上工作,一个早上过去倒也相安无事,到了下午,陈泰明自告奋勇,愿意代程隽去签一个合约,把空间留给那对情侣。
  咖啡喝完了,小沛又忙著去煮,程隽没咖啡几乎活不下去,嗜之如命的东西,工作时绝对少不了的好伙伴。近来实在过得太幸福了,有心爱的小沛随侍在侧,时时都有香喷喷的咖啡可以喝,害他的瘾愈来愈大,没小沛在身边他就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。所以,娶小沛的决心愈来愈强烈,逮到机会就拚命求婚,频率也愈来愈多,不过很难过的,小沛只有千篇一律的回答——
  “哥哥说好我就嫁。”
  他是程隽,所以他不气馁,再接再励,想尽办法要她答应。他已有最卑劣的打算,若小沛真的执意不肯,他就霸王硬上弓,到时生米煮成熟饭,她不嫁也不行!
  他够无耻吧!连这招都打算用了,低三下四的手段……程隽兀自想得出神,一脸算计的笑容,眼神中透露太多、太多的心怀不轨及计谋。
  “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啊?阿隽。”
  他呆愣三秒钟,这冷冰冰且没感情的声音……好耳熟!“妈?!”
  “嗯,还懂得叫人,不错。”程母口气的冷硬及讽刺,和程隽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  “阿隽,想不到我交给你的竞威,竟然没有垮,还让你搞得有声有色的。”程父啧啧有声地打量他以前的办公室。
  “我不是败家子。”程隽没好气地回应。
  “当然,我现在看出来了,哈哈哈!”程父骄傲地大笑。
  一点也不好笑!他甚至开始纳闷他父亲这种小丑似的个性,是怎么创立竞威的?运气,肯定是运气比别人要好,而且是非常的好,他深信不疑!
  “今年怎么不回家过年?”程母问,口气还是很傲。
  “我的家在台湾,而且中国新年本来就该在中国人的土地上过才有意思,加拿大不是我们的根。”其实他也很埋怨父母。“你们就不会回来过年吗?”飞机又方便得要死,飞回来也懒,真是受不了。
  “你这是对父母的态度吗?”程母冷脸怒视。
  “那你这又是对待独生子的态度吗?”他受不了地翻白眼。母亲和他见面总会斗个三、五分钟,非常奇怪的联络感情方式。
  而再不久,他妈就会本性毕露——
  “你这不肖子,竟敢忤逆你老娘!我和你拚了——”
  程隽头痛地闭上眼睛,谁来解决这一场混乱?
  “老婆你冷静一点。很久没和儿子见面了,不要一见面就吵嘛!”程父阻止妻子去K儿子。
  “这儿子一点也没用!不孝就算了,连媳妇也不帮忙找一个,都几岁的人了……”
  “隽,我咖啡……煮好了。”小沛注视著眼前的“奇景”,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怪怪的耶。
  她认识的女人就算再粗鲁,也不会有这么张牙舞爪的一面。
  “小沛!”程隽朝她抱歉地笑笑,他无意让她见到这种场面。
  “你是……”程母回复失控前的冷傲,眼中精光乍泄,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孩。
  “小沛,这是我妈、我爸。妈,这是小沛。”他连忙护著心上人。“我的女朋友。”
  “程伯父、程伯母好!我是小沛。”她一脸甜笑,声音温柔清甜,让人舒服极了。“我刚煮好一壶咖啡,要不要来一杯呢?”
  程母笑眯了眼。这女孩生得好!白白净净的、漂漂亮亮的,笑得又甜,温柔又窝心。
  “咖啡?好啊,也给我一杯吧!”程父和儿子一样,对咖啡嗜之如命。
  “我马上来!”小沛去端了三杯咖啡来,给那一家子喝。“伯父、伯母会不会饿?冰箱裹有一些点心,我去拿来。”
  程母满意地猛点头,欣慰儿子捡了个宝,忘了方才想和儿子拚命的事。
  “我说小沛呀,伯母可以这样叫你吧?”程母和气地对忙著的小沛说。
  “可以,伯母,吃块蛋糕吧。”她笑盈盈地招呼,“伯父请用。隽,这是你的。”
  “小沛你就别忙了,来伯母这边坐。”她强拉小沛坐到她旁边,和程隽分开。
  “妈!”他不是滋味地喊,“你别吓坏人家。”小沛被抢了,他很不高兴。
  “你闭嘴!”程母恶形恶状地瞪了程隽一眼,立刻又慈祥地面对小沛。“我说小沛呀,你今年多大啦?还在读书吗?”
  “我今年要满二十一,音乐系三年级。”小沛老实回答。
  程母瞪了儿子一眼,指控他残害幼苗。
  “真的?学音乐啊!难怪这么有气质,叫什么名字啊?家裹有哪些人?父母是做什么的……”她分明是身家调查。
  “妈——”程隽看不过去,“小沛是石头的妹妹。”
  “你姓石?”
  “我和哥哥同名,我的灵是精灵的灵,哥哥取的。”小沛说明她名字的由来。“就连‘小沛'也是哥哥取的小名。”
  “原来是石家的千金呀!”程父突然开口。“配我们家阿隽太糟蹋了。”一出口就没好话。
  “爸!你胡说什么?”
  “我也这么觉得,儿子,小沛配你太糟蹋了。”程母倒是一脸凝重。
  “你们别闹了!”程隽发火了,“不懂就给我闭嘴!”
  “嘿……”程母怒火中烧,决定教训教训这个不肖子。
  “没事、没事!你不要生气了。”小沛连忙安抚他。她无奈地发现,她今天很忙,大多在忙著安抚程隽。“伯父、伯母跟你开玩笑的,别气了。”
  程隽冷静下来,决定不和父母计较。
  “哼!”他不屑地冷哼了声。
  程父、程母呆住了,他们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,什么时候脾气变好了?而且还那么容易安抚,他们是不是眼花了?
  “你是程隽吗?”程父不甚肯定地问。
  程隽受不了地白了父亲一眼。“年纪大了,记忆力衰退是正常现象,幸好公司没垮在你手裹。”
  这些话的确是程隽会说出口的金玉凉言,没错!是程隽啊,这么说来……两夫妇相视而笑。
  程隽为小沛的改变还真大啊!
  “告诉你们,我娶小沛娶定了,人家暗恋我八年多了耶!所以,别自讨苦吃,再上门来怂恿小沛,我就不客气了!”他气不过,口不择言地抖出大秘密来。
  “隽!”小沛脸颊泛红,一脸的不自在。“你说这个做什么嘛!”真是丢死人了!
  “啊?我说了什么?”他惊觉到说错话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“死了!”一时大意说溜嘴。
  “你说什么?谁暗恋你八年啊?快点给我说!”程母咄咄逼人,一脸兴味地要问出内情。
  “妈,这你就别问了!”程隽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,只是下意识地护著小沛。
  “我是你妈,我要你说,你就给我说!”程母强制得不可理喻。
  “私人隐私,无可奉告。”他也很固执,不说就是不说。
  “说!”程母双眼冒火。
  “不、说!”
  母子俩对峙著,互不相让,非斗得你死我活不可!两人眼睛胶视著对方,劈哩咱啦的电线走火声穿插其中,还不时有气爆的现象“碰轰!”一声。
  “说!”
  “不说。”
  两人还是各执己见。
  “是……是我啦!”小沛扭捏地举手道,“我暗恋程隽八年,才和他交往的……”她愈说愈小声。
  这件事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公开的秘密,她从没亲口证实,这次是她第一次亲口承认。
  “小沛……”程隽心疼地过去搂她。都是妈不好!他白了母亲一眼。
  程母讶异极了,但遂即眉开眼笑地对小沛说:“小沛,什么时候嫁给我们家阿隽哪?”
  “对,什么时候嫁给我?”程隽开心地逼问小沛。太好了,他庆幸母亲也有帮对忙的时候。
  看这次她未来婆婆一起问她,她怎么回答。
  “这个……”她怯怯地看了程隽一眼,还是硬著头皮道:“哥哥说好,我就嫁!”
  他失望了!难道真的必须出狠招才行吗?
  第十章
  “我不答应!”石沛霖坚决反对,“我都准备好了,不准你中途插进来。”
  “我已经和莫子棋打过照面了,她说可以。”程隽老神在在地隔著电话筒对石沛霖挑衅,“莫子棋说可以。”他咧嘴而笑,强调道。
  “你这家伙……”
  他能感到电话那头的石沛霖正在气头上,不能掐莫子棋的脖子泄恨,只好把气出在电话筒上。
  “反正,你准备的那些什么酒会啊、舞会之类的都取消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会变成变相的相亲!你打什么主意,我清楚得很!”他落井下石。
  “程隽,你把我妹妹还给我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行不行?”石沛霖可以说是在乞求了。
  “石头,我只是通知你,我要陪小沛过生日,不是绑架。”他声明。
  “你的行为和绑匪差不了多少,小沛人都在你身边了,你才打电话过来通知,我想扁死你,程隽。”他为小沛策画的二十一岁生日舞会,被程隽给毁了。
  “放心啦,小沛和我在一起不会有事,就这样啦,我要带她去吃饭,拜!”程隽不等石沛霖回话,随即关上手机。
  “就是跟你在一起,我才不放心!妈的……”石沛霖心不甘情不愿地挂上电话,祈祷小沛能“完整”回来……
  “你要带我去哪裹?不要和费一样就会敷衍我,告诉我嘛!”她不只一次的撒娇要程隽告诉她。
  “到一个你哥绝不会带你去的地方。”他给她一点提示。
  “哪裹?”她眼睛一亮,小脑袋开始天马行空地乱想起来。
  “不要乱想,等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程隽宠溺地点点她鼻尖,专心开车。
  “隽——”
  “好吧、好吧,告诉你,今天是要带你去一家俱乐部。”敌不过她的攻势,他把计画全告诉她。
  “俱乐部?!”那真的不是哥哥会带她去的地方。
  “一家会员制的高级俱乐部,最近他们的钢琴酒吧,来了一个十六岁的工读生驻唱,声音很棒,音域很广,带你来听那小女生唱歌。”他全盘托出了。
  “十六岁?不是还在读书吗?”她惊讶地问,“高中一年级?”
  “好像是,来这裹唱歌快一年了,不多话的小女生。”他缓缓地将车停在俱乐部门口。“到了,我忘了告诉你,这家俱乐部文昊、文悍他们也是会员,他们就是在这裹刺激我的。”他下车,将车交给穿白色燕尾服的小弟泊车。
  “你最喜欢的休闲场所?”小沛问。
  “没错!”程隽环著她细瘦的肩,进人俱乐部。
  “程先生,您订的位置已准备好了,小靛也要准备登台了,请问晚餐还是一样吗?”服务生熟练地将他们带人座。
  “老样子就行了,两人份。”他为小沛拉开椅子后,在她面前坐下。
  服务生退下,吩咐上菜,很快的,程隽事前叫的菜都上桌了。
  “这裹的招牌菜就是香酥鳕鱼,你吃吃看。”他夹了口鳕鱼喂她。
  “很好吃。”接著,她试了很多平常三嫂不会煮给她吃的家常菜,觉得很新鲜。
  “这个是什么?”小沛指著一道程隽不让她碰的菜肴,“和香酥鳕鱼一样是用炸的吗?”
  “呃……是用炸的没错,这你绝对不敢吃,光是听菜名,你会吐。”他忘了这道菜,可恶……
  “是什么?”她好奇地问。
  “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他还是不敢说,“来,你爱吃的鳕鱼。”
  “那是什么?”愈不让她知道,她就愈好奇。
  “今天是你二十一岁生日,要什么礼物没有?”他扯开话题。
  “隽——”她撒娇道。她今天是寿星,她最大。
  “小靛今晚八点开始唱歌,你还可以慢慢吃,八点以后食物就要撤下了,只能喝饮料或酒——”
  “程、隽。”她今天最大耶!
  听到她连名带姓叫他,他只好认命地说出秘密。
  “另一道招牌,香酥田鸡。”
  “鸡?没什么嘛!”她用筷子夹了一块,研究研究。“这鸡好小哦!”她扯扯田鸡腿。
  “田鸡就是所谓的田蛙,你手上拉的是它的腿,呃,女生们通称它们为青蛙!”
  “青……青蛙……”她吓得把手上的田鸡一丢,用湿纸巾擦手。“青蛙……也能吃吗?”
  “满好吃的,有人说煮汤味道会更鲜美……我说过不要告诉你的,还问!”他拉过她的手,为她擦拭油渍,要服务生把菜全撤下。
  他想她现在大概也吃不下了。
  “你常常吃吗?”
  “还好啦,来就会吃,他们烹调得不错……我不说了,你也别问了。”怎么会弄成这样?他以后不吃田蛙了!
  小沛脸色泛白,一副快吐的样子。她脑子裹想的全是那一只只湿湿黏黏的青蛙被分解,一块一块血淋淋地放进清水里冲洗,再裹浆丢进油锅中炸,熟后装盘。然后,之前原本还在跳的青蛙,进了她的嘴……嗯——
  “我就说吧!你会吐。”程隽轻拍她的背顺气,她吐在桌子底下的垃圾桶内,其实这只能怪她想像力太丰富了。“好多了没?”他递给她一杯清水。
  “好多了。”小沛直到吐光所有的东西才甘心。
  “对不起,我没注意到,刚吃的东西都吐光了吧?等会儿听完小靛唱歌,再带你去吃东西。”他自责道。
  “没关系,不错的经验,告诉我以后不能太好奇。”她自嘲。
  “小沛——”
  “对不起,程先生,十分钟后小靛要唱歌了,您要点饮料还是酒?”服务生插入,询问程隽。
  “拿我的伏特加过来,给这位小姐一杯彩虹。”他边吩咐边照顾小沛。
  “好的,马上为您送到,麻烦请稍后。”
  “什么是彩虹?”服务生走后,小沛忙问。
  “一种饮料,适合女孩子喝的。”
  不久,他们的饮料送上来了。
  “好漂亮哦!”小沛玩著杯子上的小纸伞,看著杯子裹有七种颜色的饮料。
  “喝喝看。”程隽见她似乎忘了方才吐过的事,能开心地笑,他也就安心了。
  小沛依言喝了一口,“好喝。”她皱皱鼻子。“是酒。”
  “鸡尾酒的一种,酒精成分不高,喝一杯不会醉。”他是以自己的角度来衡量别人,他喝的是浓度百分之四十以上的伏特加,怎么能和百分之零点九的鸡尾酒比?
  “真的不会醉吗?我从来没喝过这种饮料,不过很好喝。”小沛又喝了一口鸡尾酒。
  “当开水喝也不行,饮酒要适量!”
  “那你呢?跟哥一样把伏特加当茶喝,一点也不懂得节制!”她嘘他。
  “是,我错了,只要你开心,把白的说成黑的我也不反对。”他尝了口伏特加,暗喻她说的话都对,是非不分。
  “你过分,这样子说我!”她就算再单纯,也不可能听不懂。“我不是是非不分的人!”她严正声明。
  “是,我又错了。”他逗她。
  “你——”小沛杏眼圆瞪,鼓著腮帮子瞪他。
  “生气了?!好棒,你这样子可爱透了,只有我一个人看到真好!”他奸计得逞,贼兮兮地笑。
  “你跟费一样,就会欺负我。”而她居然上当了,笨哪!
  “因为你可爱嘛!”程隽亲了小沛一下,“差不多了,小靛要上场了。”
  语毕,灯光顿时暗下,灯光全聚集在场中,对准一个个子不高、身穿暗红色西藏长衫的女孩。
  “各位贵宾,我是小靛,今天为各位带来一首大陆女歌手朱哲琴所演唱的歌曲——阿姐鼓。”她介绍完,节奏沉稳的鼓声便传来。
  她轻启朱唇,配合鼓声,低低地轻唱,她的声音和鼓声一样低沉,忽而鼓声急促,她的声音也为之改变,时高时低的音律,她拿捏得非常完美。
  鼓声愈来愈小,她的声音也跟著弱下来,直到鼓声停止。
  她朝观众席一鞠躬,接受掌声,接著退场。
  “好棒的歌声!她是原住民吗?”小沛崇拜极了。
  “据我所知,不是,小靛一点原住民的血统也没有。”程隽爱煞她小脸上的神采,一点心机也没有。“想不想和她聊聊天?”
  “可以吗?”她一脸期待。
  “我都安排好了,她去换衣服,马上过来。”程隽也感染到小沛内心的那一份期待。“就当你的生日礼物吧,小靛是不常和人说话的。”
  “好棒哦!一她乐得忘形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