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电子书 > 恶男戏情 >

第10章

恶男戏情-第10章

小说: 恶男戏情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“好啦,你笑一个,我叫他扮王八给你看。”南俪雯也在一旁逗她。“笑嘛!大美女——”
  小沛懒洋洋地趴在抱枕上,不搭理他们。
  “妈咪和子棋呢?”这两个人从除夕夜就不见人影了。
  “我回来了!小沛,新年快乐!”莫子棋捧著画具,进门就给小沛一个媚眼。“思念我吗?”
  “大年初三才见到你人影,你很忙哦。”南俪雯其实是气莫子棋出去玩没让她跟。
  “我和石妈妈去买画具了,好难买!小沛,我下学期要毕业展,你当我模特儿好不好?”
  “好啊!”反正她现在是樱樱美代子,有事做也好。
  “那我们现在开始吧!”莫子棋转头对杵在那儿的未婚夫妻道:“滚出去,碍眼的狗男女!”
  “你画你的,我们旁边静静地看,不会打扰你。”费南列无赖地笑笑,对莫子棋的刻薄已习以为常,不为所动了。
  “谢绝参观。”莫大小姐玉脚一踹,把费南列踹起。
  “用力一点!”南俪雯在一旁加油。
  “你也滚。”莫子棋不留情地也把高中同学一块儿踹出门,锁上。
  接著她转身,色迷迷朝小沛胸口抓。
  “我们开始吧!”
  “莫子棋你脱我衣服做什么?”小沛吓坏了,怎么子棋会色成这样?
  “放心,不是人体素描或是曲线美,我会把你画得美美的!来嘛。”
  新年过了,寒假也结束,石家夫妇不知道又飞到哪国去开演奏会了。小沛善心大发,在开学前三天和哥哥说话,让石沛霖快乐得要飞上天了。
  可是现在,他不高兴地瞪著正在打包行李的妹妹和莫子棋。
  莫大小姐说,她在外头住比较方便,下学期要全力冲刺,准备毕业展,每天来回家裹太麻烦了。小沛说,她和子棋一起上学,就不用麻烦他天天接送她上下学了,所以,她要和子棋一起住!
  任凭他好说歹说,两个女人没一个肯留下来陪他!让他郁卒得要死。
  “你去纽约啊,小心公司垮了,养不起你妹哦。”莫子棋是这么说的,赶他回纽约。“不过,垮了也没关系,有程隽这张长期饭票在,小沛肯定每天吃的是山珍海味,穿的是高档货。”
  这样他更不能走了。小沛都和他说话了,不久也会原谅程隽的,那就太危险了!
  “走了、走了!三嫂,我想吃的点心你做好了吗?”莫子棋拉著小沛,到楼下找吃的去了。
  “哥,拜拜。”小沛拿著行李,跟在莫子棋身后。
  “我送你们去!”
  “子棋不会肯的啦,有空来找我们。”小沛笑嘻嘻地向他挥挥手。
  在司机发动车子离去前,石沛霖朝她们大喊——
  “我会常常去看你们!”
  莫子棋不屑地撇嘴,拉著小沛上车。
  这个死女人!石沛霖在心底咬牙切齿地暗駡。
  程隽一大早就西装笔挺地端坐在办公室内,难得的在七点五十分出现,他老早就把办公室整理得乾乾净净、整整齐齐的,也把自己弄得帅得乱七八糟,就为了等候他心爱的小沛,来煮爱心咖啡给他喝。
  他昨天接到小沛的电话,欣喜她终于肯和他说话了,可让他乐得要飞上天的是,小沛说今天要来,所以,他难得的早起,就为了静候佳人。
  “小沛,早安!”程隽朝来人展露最迷人的笑容。
  “咦?你今天好早哦!”她觉得惊奇。
  “我拿。”他接过她提的大包小包的东西。“这么重!你一个人拿?”
  “我想你的冰箱空很久了,买一点东西来塞,这样你肚子饿就可以吃了嘛!”小沛带他进办公室,又走进休息室,反客为主。“你要帮我吗?”
  “好。”他把东西放在地上,一样一样自袋子中取出,递给她。
  “鲜奶是喝咖啡之前喝的,裹面还有一些小蛋糕、小点心,还有水果,没有啤酒,因为啤酒会伤身,有可乐、汽水、果汁,紫竹和陈大哥也会来翻你的冰箱找吃的,准备多一点准没错,我去煮咖啡,你吃早餐。”她为他准备了早餐,催促他去吃。“还有陈大哥的!”
  陈大哥三个字,让他想到小沛和陈泰明一起吃早餐这件事,他吃味地想,他还没和小沛一起用过早餐呢!
  “小沛!”
  “嗯?”她哼著歌,轻轻松松地煮著香浓的咖啡。
  “你早餐吃了没?”
  早餐?小沛偷偷吐舌头,她忘了,回去会被子棋骂。
  “吃了。”小沛睁眼说谎。
  而她的小动作,根本没逃过程隽的利眼,她居然对他说谎!
  “说实话。”
  他生气了,小沛惊觉到他全身上下的冷硬。
  “忘记了。”她低头煮咖啡。
  “吃!”他横眉竖眼地把自己那一份递给她。
  “那你呢?”给她吃,那他吃什么?
  “我吃阿明那一份。”
  “那陈大哥怎么办?”
  “叫他去吃屎!”他吃味地几乎是诅咒地道。
  “隽,你好脏哦!”
  程隽自她身后圈上她的腰,有些撒娇地道:“小沛,那天阿明向我炫耀他和你一起吃早餐,我好嫉妒。”
  “好嘛,等一下陪你吃,闻,香不香?”她倒了一杯煮好的咖啡,凑近他鼻子让他闻香。
  “香。”怀念的味道,让他想喝了。
  “先吃早餐、喝鲜奶,才可以喝。”她推他出去。“走嘛,我饿了。”
  程隽抱著小沛坐在办公桌前,盯著她吃早餐。约莫吃了三分之一的鲔鱼三明治,她就不吃了。
  “饱了?”他不信,简直是猫食嘛!
  “吃饱了。”她用卫生纸擦嘴。
  “就这样?”
  “我有吃四分之一,子棋就说很厉害了!”她急著解释。
  “你餐餐都这样吃吗?”他皱眉,无法苟同。
  “我有吃饭!”她狡辩,“还有吃甜点耶。”真讨厌,程隽跟哥哥一样都不信任她真的有吃饭。
  “几口?”他似乎能预测到她的吃法。
  “呃……”她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他。
  他冷笑。“太好了,我待会会通知你室友,以后你的三餐由我盯著吃,我想她会很乐意的。”
  怎么会这样?子棋她当然会很乐意,她已经被自己吃东西的速度和分量弄得快疯了。
  “早知道我今天就不要来了。”小沛埋怨。
  “不行,每天都得来,喝。”他塞了杯鲜奶给她。“一滴也不许剩。”
  她可怜兮兮地喝著鲜奶,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。
  程隽慢条斯理地吃著另一份早餐,眼中带笑,温柔地看著她。
  “小沛,我知道了。”
  “知道什么?”她瞪著杯中剩下一半的白色液体,希望它突然蒸发不见。
  “知道你似乎爱我爱了八年哦!”他坏坏地亲了她的唇。
  小沛抬头看他,瞪大眼,一口喝光剩下的鲜奶,不敢看他第二眼。
  “我去上学了。”她准备快闪。
  “等等,我心爱的小沛,把你的课表Copy一份给我,从现在起,我会送你上下学。”他邪恶地笑。“等我吃完。”
  “你要上班……不……不用了……”她被他邪魅的笑容吓掉了三魂七魄,想走为上策。
  “都不是理由,这招对阿明那白痴有用,对我没用,等我,我再送你上学,乖。”他强硬的态度,不容她说不。
  她完了、她毁了!隽开始对她紧迫盯人了,怎么办?
  第九章
  “小沛,你男朋友对你好好哦!”
  对班上同学羡慕的话语,小沛只能微笑以对,其中甘苦谈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。
  子棋真的把她丢给隽,让他照顾她吃三餐,有时候连哥哥和费也凑上一脚,一起欺负她!
  刚开始的时候,隽非常讨厌费,说话都夹枪带剑的刻薄。可是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就变成哥俩好了。现在,隽、费、哥哥,三个人竟尽释前嫌,好得不像话。
  前些天,费和她哥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骨子裹那犯贱的性子又搬出台面上,又开始逗弄她,要她生气了。
  结果她上当了!拿著她哥的比例尺追杀惹她的人,让隽吓掉下巴,想不到她也有生气打人的时候。
  我不犯人,人不犯我嘛!本来就是,害她在隽面前形象全毁,恼死人了!
  后来她发现,那三个男人都很病态,现在连隽都和他们一起同流合污,只要三个人凑在一起,一定会想尽办法惹她生气。
  这很好玩吗?后来,她问程隽。
  “我现在才知道,你生气的样子有多可爱,脸颊红扑扑的,眼睛又大又亮,贝齿轻咬下唇,微微皱眉,一反平时的温柔形象,好可爱!”他如是回答,脸上还挂上陶醉的表情。
  小沛懊恼,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能忍气吞声,克制自己别上当,被人当玩具玩的滋味不好受。
  其实她早该想到的,哥哥和费感情好,也和隽是死党,那费和隽一定很合得来嘛!会有相同的“兴趣”,也是正常的事。目前为止,她是他们的乐趣!
  “小沛,你不是下课了吗?”廖紫竹笑盈盈地出现在她面前。“我来接你。”
  “隽呢?”
  廖紫竹扬扬手上的纸,“我叫阿明从程隽那儿偷你的课表出来,Copy一份给我,他在门口等你。”她笑得不怀好意。“我们走侧门。”
  “不行啦,隽会生气。”
  “哦,那你想被他折磨吗?你两个哥哥也来了。”她的语气中充满同情。
  小沛再三考虑,决定跟她走!
  廖紫竹乐不思蜀,偷偷摸摸地带著小沛由侧门溜走,开心甩掉那一群笨蛋。
  此时程隽眼皮直跳,让他有股不好的预感,他已经等得很没耐性了,等一下小沛出来,非骂……不,舍不得,狠狠吻她!就这么办。
  “咦?我刚刚好像看到紫竹的新车。”石沛霖不甚肯定地说。“阿隽,紫竹的车是不是银色的宾士敞蓬?”
  “是啊,有什么不对吗?”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银色的宾士敞蓬车全台湾又不只一辆。
  “双人座的?”
  “是。”这就不一样了,那三八女人,骚包得要命。
  “那她怎么从侧门的方向开出来?我记得那里是死巷啊!”石沛霖满脑子问号。
  “啊!小沛呢?!”费南列先反应过来。
  “妈的!一定被她载走了。”程隽这才反应过来,气急败坏地低咒,发动车子追了上去。“这死女人!”
  “程隽你交的什么狐群狗党,把小沛还来!”费南列也加足马力,追了去。
  石沛霖倚著车门看戏。
  “大惊小怪,紫竹才不会对小沛怎样咧,穷紧张!”他摇头叹气。“毛毛躁躁的,怎么成得了大事哦——”他像个小老头似地发牢骚,慢吞吞地开车回家。“肚子饿了!”
  小沛缩在沙发椅内侧,不让人碰到她一根寒毛。
  昏暗的灯光、暧昧的包厢、舞池内相拥共舞的男女、奇怪的音乐,及一个个打扮帅气且长得人模人样的男服务生,都在告诉她,来这里就是要放松买男人的“鸭店”——好听一点的说法是星期五餐厅。
  “紫竹,我们回去了好不好?”小沛快哭了,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听说是这家店的红牌,他在逗她,但她觉得很恐怖。
  “放轻松嘛!程隽不会带你来这种地方吧!经验难得哦。瞧,在场的任何一个帅哥都可以享用,挑一个吧。”廖紫竹逗她。
  “我不要!”她要哭出来了。
  “小沛,你是对我们店裹的人都不满意吗?我们是店裹最红的两张脸,如果不满意没关系,只要出得起价钱,我们老板也可以下海。”廖紫竹身边的坐台少爷对她说,害小沛吓得掉下眼泪来。
  “啊?哭了!”两个坐台的男人很是惊讶。
  “卫生纸快拿出来啊!你们两个笨蛋,还想靠女人吃饭吗?”廖紫竹安慰她,“别哭啊,程隽会杀了我。”
  “我要隽……”她哭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  “死了、死了!小沛不哭,对不起啦,我是和你开玩笑的,他们不会对你怎样啦,他们是一对的。”她连忙安抚吓坏了的小沛。
  “一对的?”小沛擦著眼泪,抽抽噎噎地问。
  “刚才坐你旁边的是冴,日本人,这个嘻皮笑脸的是丑,也是日本人,他们是这裹的老板,和程隽是朋友,他们只是逗逗你而已,不要哭了,拜托!”
  “Sorry,我们不知道阿隽的女朋友那么容易受惊,刚才有冒犯的地方,真是太失礼了!”两个大男人道歉,还加了一个日本式的九十度鞠躬。
  “他们说想看程隽的女朋友,顺便试验一下,对不起!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他,你被我们弄哭的事?他打人很痛!”廖紫竹可怜兮兮地求她。
  “好。”小沛抽抽噎噎地答应了。
  三人呼了口气,好佳在!
  “好什么?妈的,廖紫竹,我就知道你会带小沛来这个地方!”程隽气冲冲地冲进来破口大駡。
  一时之间厅内喧哗不断,身为老板的两个男人自认倒楣地清场,一切损失自个儿掏腰包,谁教他们玩了……不,太难听了,是惹哭了人家的女朋友。
  “隽!”小沛像看到救星似地直奔程隽怀抱。
  “坏孩子!跟陌生人走,吃亏了吧?”他暗喻廖紫竹是陌生人。“你哭了?!”
  三个罪魁祸首暗自叫糟,冷汗直流。
  他瞪著那三个作贼心虚的人,额上青筋暴跳,身上肌肉奋起,眼中泛著血丝,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杀气。
  平时他骂也舍不得的宝贝,才一下子就变成一个泪人儿了,他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怎么哭成这样子?
  “你们,对我的小沛做了什么?”
  冴不敢想像当程隽知道他刚才调戏小沛后,会怎么对待他,就算他是丑的爱人也难逃一顿毒打!幸好,清场是对的,免得伤及无辜。
  “隽,我想回去了。”小沛扯扯程隽衣袖,撒娇道。
  “好,等我修理完他们,就带你回去。”他马上放柔表情。
  “不要,我现在就想回去了,子棋会担心。”她哀求著。
  “小沛……”
  “好吧。一她委屈地扁了嘴。
  “不要扁嘴了,我们现在就回去。”到头来他还是不忍心。
  “我没有吃饭,”她唱作俱佳的表演,决定等一下吃亏点,多吃一点东西。“好饿。”她待会大概会撑死了。
  “好,去吃饭。”柔声哄完小沛,程隽狠狠瞪了廖紫竹一眼。“给我记著!”
  小沛则趁程隽不注意时偷偷打暗号,和他们说拜拜,以嘴形告诉紫竹——要再来找我。然后就和程隽走了。
  他们走远后,三人才松了一口气。
  “我愈来愈喜欢小沛了,好贴心哦。”廖紫竹一脸陶醉地说,“我一定常常去找你的,可爱的小沛。”
  “小沛不赖耶,把程隽制得死死的,有一套哦!”冴说完又懊恼地道:“为什么我就制不住丑呢?难道丑比程隽不受教?比他野蛮吗?”
  “滑!”丑大喊,邪邪地道:“你会知道我有多野蛮。”
  “妈的,色鬼!紫竹救我——”
  廖紫竹当没听到,他们小俩口的事她不便插手,也闪人了。
  小沛最讨厌的冬天过去了,春天也刚过,台湾热死人的夏季正式开始。她将所有的冬天大衣压箱底,拿出漂亮的小洋装、背心裙,把自己弄得超级可爱,上学去!
  程隽最爱她穿裙装,也带著她到处去购买,可是,所有紧身的衣服或太暴露的,一概不准穿。
  “你会把我宠坏。”小沛对他眼也不眨就刷卡付帐的举动不赞同。
  “让我宠一下嘛!就当我在补偿你喽。”他不以为意,觉得宠她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  “你比哥哥更恐怖。”她只能这么形容。
  程隽比石沛霖更病态,对小沛的保护及溺爱已到“令人发指”的地步。
  上下学准时接送、三餐定时定量、交友经过他同意、穿衣服由他检查过才OK,只差没住进他家,睡眠时间由他控制。
  “小沛,情人和哥哥是不一样的,懂吗?至少,你哥哥不会这么对你。”他反手扣住她后脑,俯下身吻她。“对不对?”他一脸得逞的笑容,好笑地看著她羞红的脸蛋。
  她口才一向不好,不善与人争辩,总是扮演听众的角色,要和本性奸险的程隽斗,根本就是以卵击石,不自量力。
  斗智、斗狠,她根本不是对手,不过呢,柔能克刚,以她的柔情攻势,百链钢也会化成绕指柔!再加上她稍微撒撒娇,程隽就臣服在她石榴裙下了。
  “哥哥不是变态。”
  “他当然不是,不然我就宰了他!”他闷笑,将脸藏进她发中,不时偷亲她白皙的颈子。
  他突然有股想娶她的念头,而且愈来愈鲜明。他脑子不停打转,闪过的画面一幕幕都让他憧憬。小沛为他做菜、和他共享晚餐……
  脑海中又闪过小沛弹著那架白色钢琴、温柔地对趴在地毯上的小鬼们微笑,那群小鬼——他和小沛的孩子!
  他和小沛的孩子,那是个长得什么样子的小孩?他幻想著,若是男孩,那……愈想愈心动,让他也没什么耐性再等小沛两、三年,最慢就她大学毕业,他就娶她回家。
  他决定现在就开始努力实现梦想。
  “小沛,那架钢琴你好久没弹了,它很思念你。”
  “琴在你家里,我去不大方便。”她也无可奈何。
  “那你就当程太太好了,这样就很方便了。”他继续怂恿,“好不好?还是你想当程夫人?”愈觉得那些名讳悦耳。
  “你是在求婚吗?”她失笑道。
  “是呀,我在求你嫁给我。”
  “哥哥说好我就嫁。”她把麻烦丢给不在场的人。
  “小沛——”
  “不好啦!我才二十岁,还没二十一岁耶,而且还有一年才毕业……”
  小沛的话打醒下他,是啊!小沛才二十岁,还没二十一……
  这一天她没课,程隽七早八早就把她从床上挖起来,强制要求小沛陪他上班。
  两人例行的办公室早餐,吃得甜甜蜜蜜的,让一旁被冷落的陈泰明吃味不已。
  他没机会了!陈泰明心知肚明,以前哪,小沛都会顺便帮他准备一份早餐,现在,程隽专制独裁,小沛出门都自己接送,连早餐他都只准备他们自己的,所以他没得吃,只有饿肚子眼红的份。
  真是此一时、彼一时也,程隽的转变,还真是让人跌破眼镜。
  有谁会想到目空一切、自视甚高、高傲得让人想扁的程隽,会对一个二十岁的女孩温柔?那眼中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柔情,任谁看了都会直呼奇迹,怕是连他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