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电子书 > 恶男戏情 >

第6章

恶男戏情-第6章

小说: 恶男戏情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银缎素面背心裙,外罩同色系短夹克,裙摆有一朵雏菊花纹,筒单清新,让他想到小沛。
  “隽,你看这件好不好看——那件不错!”施怡玫顺著他的眼光,看上墙上那套背心裙。“我要那套衣服!”她指著那套背心裙,要店员拿给她。
  “对不起,小姐,那套是不卖的。”店员堆起笑容,充满歉意地说。
  “不卖?!给我说清楚!”施怡玫跋扈地道。
  店员的笑容有些僵,心想他们店裹今天怎么来了这种客人?
  “这套衣服我们老板娘很喜欢,交代我们员工不许随便卖出去,得经过她同意才行。”
  “既然人家不卖,你就挑别的。”程隽说话了,明白店员的意思是施怡玫不适合穿这套裙装。意思就是说,她不配,她气质没那么好。
  “你说好就好。”对程隽,她方才的跋扈就没了。
  待她采购完,程隽付了帐,一路上施怡玫便在发牢骚,说那套衣服是如何如何地适合她,惹得程隽想把她丢下车。
  而程隽也这这么做了,他把她丢在路边,叫她拦车自己回去,他就潇洒地开著车走了。
  施怡玫则愣在路旁,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惹程隽不开心的。
  程隽满脑子都是小沛的一颦一笑,小沛的温柔、包容与耐心,而见不到她的人,逼得他快发狂了。
  驱车至小沛住处,不信他亲自上门会找不到人!
  他伸手按门铃。“叮——咚。”
  不一会,有人开门了。
  “你找谁……程隽?!”莫子棋冷笑,他居然自动送上门来了。
  “我找小沛。”他想,这女人应是小沛的室友。
  “不在。”莫子棋说完就要关门,不料程隽抵住门,不让她关上。“你想干么?私闯民宅是犯法的。”小心她报警。
  “小沛在哪裹?请你告诉我。”他已经无路可走了,思念她思念得快要发狂。
  “回家啦!小沛有私人专线,你不会问查号台吗?”莫子棋硬是关上门。
  对!问查号台!然后他便冲回住处,拿起电话拨一0四。
  “查号台,您好。”
  “帮我查一下……”他突然不说话,仿佛被打了一拳,脸色很难看。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挂上电话,他丧气地将脸埋进手掌裹。
  他不知道小沛的名字!不知道她的姓名、不知道她家在哪裹……他竟如此大意,该死的!
  他不承认也不行,小沛的身形在他心底已根深蒂固,就算他和再多的女人厮混,也抹杀不了小沛在他心底的事实。
  是的!他没药救了,他无药可救地爱上小沛了!
  想起以前对待小沛的种种,程隽不禁痛苦地发现自己是多么混蛋地伤害小沛,而小沛竟无怨无悔地跟著他。
  他从没正眼瞧小沛一眼、他放小沛鸽子、他在小沛面前吻别的女人!
  最后一次约小沛出来,他竟要求小沛穿裙子,他没忘记陈泰明说过小沛怕冷,那天有寒流,而他却在被窝里和别人厮混……
  他无时无刻不在伤害小沛!他没资格得到小沛全心的爱恋,他没资格……
  程隽愈想,愈觉得自己该下十八层地狱,愈想,小沛的身影、小沛的笑容,都在揪著他的心。
  原来爱上一个人,就是这样的感受,他尝到了。
  他太过分,竟视小沛为他所做的一切为理所当然,文昊、文悍他们说对了,普通人配不上小沛,而他——更不配!
  他伤害小沛、玩弄小沛的感情,利用她善良的本性和爱他的弱点,来证明他魅力无穷,无人能挡。
  姑且不论文昊兄弟拿小沛的素描给他看是何心态,而是他一开始对小沛的心态就不能原谅!他轻视她、不当她存在,视小沛的深情为粪土,不屑一顾。他更可恶的是,居然还毁谤小沛!
  小沛纯洁无瑕的爱,令他自惭形秽。他知道他配不上小沛,却又不希望小沛身旁的人不是他自己……
  小沛纤细的身影在他脑中盘旋,那娇小的身子,怎禁得起刺骨的寒风?想来就是一阵心疼,痛人五脏六腑,令他想杀了自己。
  如果能够,他情愿抛弃一切,只要小沛回到他身边!他保证再也不让小沛伤心难过,绝对让她付出的爱有所回应,不会再无视她的存在了。
  男人总是到失去了,才知道对方的好!
  紫竹是这么说的,而且也给了他很多忠告。当时他到底是怎么了,竟一句话也听不进去?
  再这样下去,小沛还没回到他身边,他就快死了。
  抓起车钥匙,开著车漫无目地的在街上游荡,就算是奇迹也好,就让他和小沛不期而遇吧!
  开著车来到一家精品店门口,让他想到那套裙装。要是小沛收到这份礼物,她会不会很开心?
  熄火下车,他会说服精品店老板娘把那套裙装卖给他的!
  “小沛,你看!漂亮吧?去试穿快点。”费南列塞了一套衣服给她。
  “可是费,你今天不是要买衣服给俪雯吗?”抚著衣服表面,她喜欢那光滑感触。
  “也不能忘了我心爱的小沛呀!乖,去试穿。”他抽走套装的外套。“小沛身材最好了,穿出来给我们欣赏。”
  小沛想想,反正室内有暖气,她只穿一件背心裙出来也没关系,也就去换了。
  费南列没闲着,仔细为小沛选择选择搭配的鞋子。
  “先生,你看这双鞋子怎样,那位小姐的脚小,穿这双凉鞋配那套裙子最好看了。”老板娘亲自接待,拿出压箱至宝,宝贝要命的银白色细带凉鞋。
  他眼睛一亮,嗯,很适合小沛,再看看尺寸,哈!根本是为小沛量身订做的嘛!
  “我换好了,费,好不好看?”小沛已换好衣服自更衣间出来,一出场,就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  “小沛好漂亮哦!”他快流口水了。“还有凉鞋,快穿上!”
  “真的好看吗?”小沛不死心地又问一次,一边穿上凉鞋。
  费南列傻笑地猛点头,一旁的店员及老板都惊艳地望著她。
  “小姐,你穿这样真的很好看,很适合你!”老板娘愈看愈开心。好久没看到美女了,难免会有些失控。
  小沛注视著镜中的自己,很喜欢这套背心裙。
  费南列三八兮兮地把小外套丢给老板娘,不给小沛穿,小沛肩膀的线条很美,穿背心更能表现出来。这时候,他怎么会放过亏小沛的好机会呢?
  “小沛,喜不喜欢?”
  “喜欢。”她在找小外套,有点冷了。
  “小姐,帮我刷一下。”他抽出金卡结帐。
  “你要买给我?”小沛惊讶地望著他,“你好久没买衣服给我了。”自从他和南俪雯有一腿以后。“好贵耶!”
  “有什么关系,只要你喜欢,天上的星星我也摘下来给你!”费南列肉麻兮兮地说。
  小沛忍不住很“尴尬”地笑了笑,他又来了。
  “怎么了?我的肺腑之言你居然不当一回事?你好狠的心!亏我这么地爱你,呜……”他伸手,欲抱住小沛。
  她闪躲不及,被他缠上了。
  “你好狠心哦!”费南列抱著她装哭。
  “费,不要闹了啦!出门在外的……”小沛抱歉地朝老板娘及店员笑笑,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把费当成神经病。
  “你害羞了吗?”他突然问,脸上又是那朵迷人的笑容。
  她就知道他爱假仙。“不要玩了啦,人家在做生意!”再玩下去,肯定又被人误会了。她推开他,快闪。“不要过来!”
  “有什么关系嘛!来吧,再让我抱一下。”
  “你,不要过来!”她再重复一次,动怒的前兆。
  “别这样嘛,我心爱的小沛……”他真的是犯贱地以惹怒她为乐。
  “我跟你说不要过来的!”她随手拿起一条领带,套住他的脖子,束紧。
  “你生气了!”真好,他多日来的努力没有白费,“好漂亮哦!”费南列仍是一副找死的表情。“来吧,尽情折磨我,用力一点!”
  小沛被他搞疯了,这人真的是有够无知。
  “快呀,死在你手上,我心甘情愿!”
  她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,只能瞪著他。
  “快动手吧,在死前能见到你发怒的样子,我死也甘愿!”
  “我不要理你了!”她手一松,转身不理他。
  “小沛,我就知道你爱我才舍不得下手的。”他似乎很感动的样子。“对不对?”
  小沛被烦得受不了,随口应他,“对啦、对啦!”
  “真的?那你有多爱我?快说!”
  这人真是无聊耶!小沛翻白眼,她的形象全被他给毁了。
  “快说嘛!”
  以为她会再度失控吗?这次没那么容易了!“很爱啦。”
  “什么?这样而已?”费南列不满意追问:“快说你有多爱我?”
  反正她的形象名誉都完蛋了,罢了!“我很爱、很爱你,爱到非你不嫁的地步了,可以吗?”小沛没好气地一鼓作气说完,结束后还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“这样你开心了吧?”
  “开心死了!”他得意得猖狂地笑著。
  此时,一名脸色很难看的男人走进店内。小沛在见到那人后,慌乱躲进费南列怀中,不敢看那人一眼。
  “怎么了?”费南列只担心怀中的小沛。“你身体好冰!”他连忙用身上宽大的风衣将她围起来。“对不起,小沛,我疏忽了。”他玩疯了,竟忘了小沛怕冷。
  若小沛生病了,不用别人来砍他,他就先自杀谢罪了。
  “没关系!费,我饿了。”现在她只想离开这地方。
  “好,我们去吃东西。”在帐单上签下名,取回金卡后,费南列带著小沛换下来的衣物,拥著她离开了。
  程隽根本没料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小沛,她身边的男人是谁?那个长得还不错的混血儿很呵护小沛。
  该死的!那男人竟然抱著小沛,而且还是在他面前,还买了那套裙装给小沛……可恶的、天杀的混血男人!
  最令他妒火中烧的是小沛那一句“爱到非你不嫁的地步了。”
  还有小沛见到他就像受了惊的兔子,慌忙地逃开了,他冷汗直流,害怕小沛不爱他了。
  她真的不爱他了吗?
  可那句话就一直重复在他脑子裹,令他无法忍受,他痛!心痛的滋味,真的是不好受!
  陈泰明一大早就神清气爽,哼著歌来上班,心情愉快得不得了。相较之下,和程隽的狂怒有天渊之别。
  他的愉快在程隽眼裹,简直就是在讽刺。
  廖紫竹像花蝴蝶般地飘进程隽办公室。
  “早啊,程隽,你还是一样憔悴。”她笑咪咪地拍拍程隽长满胡碴的下巴,结果,惹来程隽狠狠的一眼。
  “你公司倒了吗?”程隽一出口就没好话。
  “托你的福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”廖紫竹见他已动怒,便不再招惹他,目标锁定陈泰明。
  “早啊紫竹!”陈泰明笑嘻嘻地问候她。
  “你今天心情很好。”
  “人逢喜事精神爽喽!”他依然眉开眼笑的。
  “艳遇吗?”她想他是遇到美女了,才乐成这副死样子。
  “差不多了!和美人一起吃早餐,你不知道有多幸福!”他一副陶醉的神情。
  肤浅!程隽忍不住在心底偷骂,他绝不承认是酸葡萄心态,绝不!
  “和你这类人交往的女人会早起的不多了。”廖紫竹中肯地评语。“好女人。”
  “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夸耀自己。”他识破她的诡计。“你早起是因为你要赚钱。”
  廖紫竹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,被发现了。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你知道的。”她话中有话。
  “我当然知道!”他又笑得令人想扁一顿。“以后,我会天天早起。”
  再这样言不及意下去,有人会无聊至死,廖紫竹瞥了一眼程隽,哦,更正,是眼红到抓狂!
  “早起做什么?”她明知故间。
  “和小沛吃早餐哪!笨。”他一副你很呆的表情。
  廖紫竹大惊失色。“原来你是和小沛吃早餐哪!”她嫉妒了。“怎么不找我一起去?”
  “去!我和小沛两个人甜甜蜜蜜的,找你干么?”他说得很大声,仿佛是说给某人听的。
  程隽握笔的手泛白,全身紧绷,正在强忍著怒气。
  和小沛吃早餐?!他都没有过,陈泰明怎么可以?
  “说,你怎么会遇到小沛?还很幸福地吃早餐。”她强调“幸福”两字,好像也是说给某人听的。
  “我也不知道,好巧哦。”他装傻,哈哈一笑。“小沛之前有说过,她学分修完了,教授叫她在家乖乖练习写谱,可以不用去学校上课,今天好像是有教授请她去拿资料,要小沛去学校拿,结果,嘿嘿!”
  结果就被他在路上堵到,还装可怜地告诉小沛他没吃早餐,她心软就陪他去吃了。
  “狗屎!”她说他运气好。
  愈说陈泰明愈开心,像傻瓜一样的笑。
  廖紫竹眼尖地瞄到程隽原本就很臭的脸色更臭了,在心底画十字架,阿弥陀佛!愿阎罗王唾弃你。她好心地为陈泰明祈祷。
  程隽已克制不了自己的怒气,站起身,大步跨向陈泰明,赏给他一拳。
  “你这人怎么搞的?心情不好也不要拿我来出气嘛!”抚著他迷人的右眼,埋怨地瞪程隽。
  “你知道小沛在哪裹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程隽气愤地问,“你还背著我和小沛一起吃饭。”这是他最在意的事情。
  “干么告诉你?你又不爱小沛。”陈泰明存心气死他。
  “谁说的!”他已失去理智,眼中充满杀气,欲将陈泰明“拆吃人腹”,以泄霸占小沛之恨。
  “你,你说小沛有人追就该偷笑了,既然你不喜欢,我就放手去追了,而且小沛也满喜欢我的……”
  “碰!”又一拳,陈泰明的左眼遭到和右眼相同的命运。
  “你有病呀!妈的!”敢扁他?陈泰明卯起来了,还给程隽两拳。
  “不许你打小沛主意!”程隽疯了似地和陈泰明干起架来了。
  陈泰明也不是省油的灯,奋起干架。
  “你凭什么?”
  “凭小沛爱的是我!”程隽说得理直气壮的,再给情敌一拳。
  “笑话!凭我的真心,小沛最后还是会移情别恋爱上我,我会珍惜她,你不会!”陈泰明像是故意惹怒程隽,专挑让他生气的话讲。
  “闭嘴!你胡说。”他气急败坏地又向陈泰明攻击。
  廖紫竹看戏似地看著两个大男人像小孩子一样打架。她就说嘛,男人是不会自制的动物,无知的可笑,以为拳头能解决一切,屁……原谅她说脏话——屁啦!
  原始人!活在旧石器时代的“俗”男人,悲哀得可笑,她鄙视他们。
  “打呀!用力一点,”她继续说著风凉话。“那么野蛮,难怪小沛不喜欢,学音乐的人都很有气质的。”
  小沛不喜欢!程隽脑中猛然闪过这一句话,心神一不定,陈泰明的拳头就“碰”到他腹部,痛得他跪在地上,直不起身。
  “活该!打死了看有谁会心疼,小沛吗?”廖紫竹轻视地瞥了程隽一眼,冷哼了声,“你想哦!”
  “妈的,你真不是人。”陈泰明抹去嘴角的血水,“下手这么重。”他竟为了小沛和程隽打架。
  程隽完了!陈泰明眼红地看著程隽。这小子只被他打到一拳,可恶,他非常的不甘愿,程隽居然把他扁到这样,脸上青一块、紫一块的,还他帅脸来!
  “哼!”程隽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  陈泰明突然看了下手表,呃——镜面已经裂了。
  “快中午了,小沛要下课了。”陈泰明突然冒出这一句。
  程隽抬头瞪他,“你打什么主意?”
  自己真是会被他气死!还听不懂提示。“白痴!”陈泰明抬脚踹他,“还不快去!”
  廖紫竹也踹上一脚,“薄情郎,再晚去人就跑了。”
  程隽恍然大悟,感激地看著被他打丑的陈泰明。
  “记得加我薪水就可以了。”陈泰明一副钱奴的口吻。
  程隽一跃起身,抓了风衣和车钥匙就冲进电梯,动作相当神速。
  “我问到了小沛的名字。”陈泰明突然贼笑,牵动了伤口,痛死人了!
  “真的吗?”廖紫竹眼神一亮,这么美的女孩,名字一定很美——“不会吧?!”她盯著陈泰明写给她看的三个大字。
  “是真的!”虽然很痛,他还是很想笑。
  廖紫竹嘴角上扬,忍不住地笑了。
  阿弥陀佛!这次希望阎罗王非常厌恶程隽,不然他家人就得为程隽收死了。
  第六章
  程隽驱车至小沛就读的艺术学院大门口,倚著车门,寻找自大门出来的人群中,那纤细的身影。
  拉拉风衣,抵挡那凉飕飕的寒风。小沛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下,站在风中等他的吗?那纤细的身体怎么受得了?
  一时,自责和心疼两种情绪充满他的心胸,纠得他快要爆炸。
  小沛!直到失去才晓得她的美好。这阵子,文昊、文悍两兄弟避不见面,连他们的妻子也不见踪影;到俱乐部去,经理也推托他们没到俱乐部;打电话到文悍的工作室,却被可娜駡了一顿。
  不排除小沛知道他心态的可能性,他没说过,但小沛一定知道,小沛了解他、爱他,他的态度一定让小沛伤透了心,因为他不重视她!
  校门口的骚动引起了他的注意,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,眼神不禁放柔,满怀爱意的,注视著女学生们簇拥来的可人儿——小沛。
  看著她一一和身旁的学生挥手道再见,脸上不变的是可爱的笑,并令他胸口发热。他发现,为了她的笑容,叫他下十八层地狱也甘愿。
  他就站在原地,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小沛,彷佛忘了所有的事,眼中只有心爱的小沛。
  小沛送走和她道别的学姐、学妹们,在门口等费南列来接她。
  好冷!她拉紧外套和围巾,牙齿直打颤。
  早上太冷了,费爬不起来,她原本想请司机载她到学校,但可怜的张伯伯,年纪一大把了还要载她到学校,她不忍,就自己坐公车了。结果,一下车就遇到陈大哥,真巧!反正她也没吃早餐——回去会被骂,就和陈大哥一起去喽!
  程隽见到小沛冷得直发抖,心疼得要命,大步往小沛走去。他的风衣很暖和可以保护她。
  “小沛!”费南列冲下车,一把将小沛拥进怀中,用自身风衣包住她。“还冷不冷?”
  程隽愣在原地,望著小沛投入别人怀中——那个混血男人,真是阴魂不散!
  “怎么不在教室等我呢?瞧你都抖成这样了!”
 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