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电子书 > 恶男戏情 >

第2章

恶男戏情-第2章

小说: 恶男戏情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“我……”怎么会变成这样?他莫名地想。
  “要好好用功读哦,知道吗?”
  “是……”
  小沛开心地漾起了笑容,“那,后会有期,拜拜!”
  “拜拜……”兀自沉浸在方才的震撼教育中,一时无法反应过来,等到他想起来,小沛早就不见了。“可恶!笨笨笨笨笨笨……”他气愤地駡著自己。
  很聪明的女孩,是程隽给小沛的评语。
  很婉转的方式,却达到理想的效果,至少不像一般肤浅的女人,只会一味躲避,比起小沛的坦荡荡要逊色多了。躲能干什么?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开来,省得麻烦。
  他很傲,身为一名年轻建筑师,少年得志让他自视甚高。二十七岁,在台湾、日本、新加坡、美国、法国……世界上的大城市,都有他的事务所。最近一、两年来,已改成国际建设集团,规模庞大,旗下有三十名建筑师、土木技师,及自己训练的监工人员及施工人员,加上父亲给予的赞助,已超越其父当年一手建立起来的竞威集团,目前正合并中,一旦合并成,就是世界排名十大集团之一。
  有钱公子哥儿,黄金单身汉,花边新闻自然少不了。
  他鄙视女人,瞧不起女人——除了和他有亲戚关系的女人,其他的,他一概瞧不起。程隽之所以如此狂傲,可以说是被女人宠出来的。大学时期追著他跑的人,包括年轻女助教、高年级学姐到学妹,他的魅力所向披靡、无往不利。
  不是他自夸,到现在为止,他还没追求过人,当然,这次也不例外。
  把目标锁定正走出大门的小沛,他打开车门,笔直朝她走去。
  程隽狂傲的气势引起不少人注视,再加上他的目标似乎是小沛,所以更加引人注目。
  “你就是小沛?”他如不可一世的君主,矗立在她面前。
  “我是小沛。”她心头一紧,他是……
  “我叫程隽。”低头看她,发现她的身高只到他胸口,相当娇小的女孩,吹弹可破的肌肤……他心神一闪。“你可以叫我阿隽。”
  小沛不解这个人为什么会来找她,他甚至不知道她存在的事,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?她疑惑地瞧了他一眼,立刻低下头来害怕。
  “你怕我?”程隽感到有趣,有人会怕他?不,应该是说,有“女人”会怕他?
  “没有,程先生……”
  “阿隽。”他强调地说,要她改变她的称呼。
  “阿隽,我没有怕你。”她生平第一次说谎。
  “继然你不怕我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”他靠近她,以低沉沙哑的嗓音对她说:“小沛,和我交往!”
  小沛俏脸全红了,呐呐地看著他,“嗄!”
  放学的人潮皆被这一幕吸引住。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小沛脸红的样子,好可爱!
  “说话!”
  旁人开始为程隽感到难过,注定是不可能的事。他们等著看小沛怎么拒绝。
  “好。”
  什么?!小……小沛说……说好?!小沛就在艺术学院大门口,当著许多人面前答应了程隽,吓掉不少人的下巴。
  风云排行榜最新消息,小沛有交往对象了!
  第二章
  “小沛吗?”
  “是。”
  “今晚不去吃饭了,我有个会要开。”程隽一手拿电话地说,腿上坐了一个风骚的女人,整个人趴在他身上。
  “好,小心身体。”小沛温柔地叮咛。
  “知道了。”他没道别,迳自收线。
  小沛挂上电话,兀自伤神。
  莫子棋问:“小沛,是程隽吗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唉,你真的是有够儍耶。”
  她要求道:“子棋,不要告诉哥哥。”
  “只要你没受到伤害,我什么也不会说。”莫子棋看著小沛,这个让人心疼的女孩。“那家伙甚至连你的名字也没问,”她用明显不屑的口气道,“八成不是真心的!”
  小沛责怪地睨了她一眼,“子棋!”
  “石沛霖会拿我的头来当球踢!”
  “你不说就不会了。”
  “石沛灵,我想K死你……”这小鬼到底懂不懂保护自己?莫子棋真是快败给她。
  “我……”
  第一次见到程隽,是在她哥哥十九岁生日那天。程隽当天临时有事,只送了礼物就走,而她只看了他一眼,就爱上他了,那时她十二岁。
  程隽和她哥石沛霖是高中到大学的死党。小沛自幼跟在哥哥身边,对程隽的事了如指掌,每当听哥哥谈起他的风流史,她也只能在心里哭泣。
  石沛霖很疼她,连她的名字“石沛灵”,也是在他这哥哥坚持下,父母答应的名字,连“小沛”也是他取的小名。
  石沛霖怕他这如花似玉的妹妹被人抢走,于是不许其他男性靠近小沛,更何况是恶名昭彰的程隽?他们俩虽是生死至交,可惜程隽花心了点,所以,他极尽可能地不让小沛接触到他的交友,换句话说,石沛霖疼妹妹已到病态的地步!
  “笨小沛,你这样死心塌地对待程隽,他根本不会知道,更不会珍惜。”
  “我珍惜就够了。”
  有时候,小沛的固执还真让人受不了。莫子棋无言以对,只有语重心长地道:“要是难过,受了委屈,别忘了还有很多疼你、爱你的人。”看来她只有默默支持了。
  “谢谢你,子棋。”
  小沛知道程隽不重视她,也不珍惜她。但她并不像外表那样看来如此柔弱,她也有顽固的一面。程隽不重视她,没关系,她重视他就够了。没错,她就是傻,可是无怨无悔。
  莫子棋说:“以后,不要再问我该准备什么东西给程隽吃,你自己想办法!”
  “好。”小沛明白子棋没阻止她和程隽交往,已是最大的让步。
  莫子棋再三叹气,对小沛的痴,她无言以对。这或许是小沛上辈子欠他的,这辈子才要这样来还债!
  早上七点半,小沛拎著鲜奶到竞威集团总裁办公室。
  她早上有课,所以早点来准备。
  先将鲜奶放进冰箱,小沛动手收拾办公桌上的文具、文件,把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挂好,再小心翼翼地把贴在制图桌上的图纸卷好,收进图桶内。
  她不能为他分忧解劳,只有用这个法子来关心他。
  待收拾好后,小沛煮了一壶咖啡,这是程隽每天早上都得喝的东西。
  她一直默默地在做,她不知道程隽什么时候才会正视她的存在?小沛摇摇头,她不该想这么多的,不该奢求这么多的。能这样为他做事,她已经很幸福了!该知足的,毕竟他没有反对,不是吗?
  她知道依程隽那种自负的个性,对她是不屑一顾的。她既没有傲人的身材,又没有强烈的个性,有的只是一副皮相,父母给她一副好看的皮相。程隽不是肤浅的男人,空有美貌实无内涵的女人他不要,甚至和他逢场作戏的莺莺燕燕,也都是才貌双俱的大美女、女强人,而重点是她们都有强烈的个性,可以让他兴起征服的欲望。
  而依她这等“烂”的性格,难怪他不曾注意到她。
  小沛把煮好的咖啡放在保温炉上,再一次环视这间程隽专有的办公室,八点二十九分,在程隽上班前一分钟,离开。
  入黠三十分——
  程隽自休息室内走出来,衣衫不整,发丝凌乱。他习惯地自保温炉取咖啡喝。
  昨晚奋战一夜,他累毙了。
  “隽。”廖紫竹已穿戴好衣服,纤纤食指勾住他下巴,献上火辣一吻。“好香的咖啡。”
  程隽轻佻地斜睇她,“紫竹,一大早的,对身体不好。”他别有所指。
  “我没那闲工夫陪你瞎耗,”她柔媚一笑,展现风情地说:“先走一步了。”
  程隽没挽留她。
  “哦,对了,阿隽,我想不到你身边除了床伴以外,还会有死心塌地的纯情女孩。”她戏谑地瞄瞄他手上的咖啡,蒲蒲洒洒地离去。
  “纯情女孩?”他蹙眉道,“什么纯情女?我身边会有这种女人,我怎么不知道?”
  “小沛真的死会啦?”旁人不信地摇头晃脑,“骗人的。”
  “只是交往而已。”小沛解释。
  “还不是一样,有哪个男人有度量让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……乱来?说,小沛,咱们同窗多年,你不会这么狠心吧?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他不是我男朋友!”小沛捺著性子再次解释,“和他交往与当他女朋友是不一样的。”
  “小沛,你真的很爱玩文字游戏耶!不理你了。”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同学闷闷不乐地离去。
  小沛叹口气,对学校同学们的关心感到抱歉。毕竟她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幸福。
  程隽只有偶尔会想到还有她存在,打个电话约她出去吃饭。可是,他不是临时取消约会,不然就是直接不赴约,根本忘了这回事。
  小沛心里也明白,程隽之所以不赴约是因为他有更美丽动人的女人在他身边,所以不克前来。
  她自小在哥哥的羽翼下长大,生活圈子就是很单纯的家里和学校,自幼稚园到高中毕业,都是由哥哥接送上下学,直到她上大学了,哥哥才放手让她独立,自己到国外打拚去。
  就因为石沛霖对妹妹无微不至的保护,造成小沛死心塌地爱一个人的情境。没谈过恋爱,单纯得如白纸一般,根本分辨不清交往男女之间的情势该是如何,只知道一味地躲在人家身后,默默为他付出,就算伤了自己也心甘情愿。
  小沛的想法很简单,其实只要是程隽喜欢的,她都不会反对!只要他会想到她够了。
  莫子棋不断地对她耳提面命,甚至洗脑,说她值得更好的男人来呵护她一辈子,不是让程隽那不是人的东西来作践她自己,但,小沛对爱情的执著也像是对音乐的执著一样,顽固得要命!
  不晓得是谁灌输小沛她很卑微的观念。她一直认为自己一无是处,配不上程隽这才华洋溢的年轻建筑师。
  而莫子棋反而认为程隽配不上她这石家的漂亮宝贝,并劝她快快放弃,别再糟蹋自己了。
  可是如果她放弃,她就不配叫石沛灵了,小沛死脑筋地想。
  这时她捧著厚重的琴谱,目标正是那位在校门口等她的乔芝帆,四年级的学姐。
  “小沛!”乔芝帆快手快脚地帮小沛拿过琴谱,一下子就丢给身边的男友。有事,男友服其劳,千万别让小沛累著了。
  “学姐。”
  “我等你好久哦!走吧,去我家练习。”她亲热地勾著小沛,让身边的男友兼佣人吴品翊好生不是滋味。“开车呀你!”乔芝帆对他和对小沛,完全是两种态度。
  “帆帆,你不重视我了……”
  “你要我K你吗?”她恶狠地瞪他一眼,在面对小沛时,又是另一副表情。“小沛饿不饿?要不要吃东西?”
  吴品翊只能在心底猛喝醋,什么话也说不出口。
  “我不饿,谢谢学姐。”小沛展开她甜美的笑容。
  “饿了要说哦!”
  “我不会委屈自己的。”这事恐怕只有小沛自个儿心裹明白。
  乔芝帆不疑有他,带著小沛回家练琴。
  “吴大哥,你会饿吗?帮我拿东西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小沛满是歉意的口气对他说。
  “不会、不会!”吴品翊感动毙了,小沛真是贴心,为她做牛做马也甘愿。“一点也不麻烦。”原来的不满全抛向九霄云外去,欢欢喜喜、心甘情愿地当司机兼佣人,伺候两位大美女。
  毕业公演预定在六月举行,就在毕业典礼前一天。
  在所有表演者中,小沛是惟一外借的演奏者。
  “好快哦,小沛要升三年级了。”乔芝帆眼眶泛红,依依不舍地搂著小沛。“要想我哦,小沛,结婚要记得寄喜帖给我。”
  “嗯,我会想念你的。”小沛很认真地承诺著。
  “如果我妹妹有你一半温柔贴心就好了。”乔芝帆还在伤感。
  “小姐,你们准备好了没?就要轮到你们上台了。哇!小沛好可爱哦!”吴品翊到后台赶人,看到小学妹的打扮,真是可爱毙了!
  小沛为了这场演奏会,请哥哥在国外为她挑一件可爱大方的小礼服,要他寄回来。
  那是一件白色背心裙,裙子长度在膝上五公分,外罩米白色短外套,脚穿及膝泡泡袜,及一双三公分的咖啡色圆头鞋,这一切穿在小沛身上,显得可爱大方,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  “小沛哥真是好眼光。”吴品翊对石沛霖的称谓很是简洁有力。
  “我想把小沛带回家藏起来。”乔芝帆对他说。
  “别闹了,你心理变态呀?”吴品翊连忙把她们俩分开,催她们上台。“Areyouready?”
  “OK、OK!交给我和小沛就对了,没问题!”乔芝帆自大地拍胸脯保证。
  吴品翊开始后悔交了这么一个个性诡异的女朋友。
  此刻的礼堂——
  “谢谢各位给予的掌声。”司仪甜美的声音透过麦克风,回荡在整个会场,“现在是我们今天的压轴,由四年级的乔芝帆同学及二年级的音乐系之宝所带来的四手联弹,让我们欢迎乔芝帆和小沛!”
  “小沛加油!”
  “小沛,你是我们的荣耀!”
  此起彼落的欢呼声,几乎震翻会场屋顶,就跟演唱会没两样。
  小沛和乔芝帆就在众人的呼声下上台,于钢琴前就定位。
  “为我们演奏的曲子,是小沛和乔芝帆同学一同创作的‘毕业',请欣赏。”
  小沛羞怯地对台下的观众笑了笑,纤纤十指摆在琴键上,对乔芝帆点头示意,十指轻灵地弹了起来。弹完一小节,乔芝帆也加进来合鸣。
  “毕业”所诠释的是对将要别离的学长、学姐们的浓烈不舍,回忆的点点滴滴,对各奔前程的伤感及浓烈的祝福,曲境情意真诚,害得台下观众感动得掉下眼泪。
  造就是小沛送他们的毕业礼物,呜……太贴心了!
  当最后一个音符滑过,台下所有人皆起立鼓掌,掌声持续不减,令谢完幕的小沛及乔芝帆又上台谢幕。
  “小沛,明天的毕业舞会你要来参加哦。”公演结束,在小沛临去前,乔芝帆叮咛她。
  “我明天晚上有事,所以……对不起!”程隽约她去看电影,所以只好对学姐们说抱歉。
  “好可惜哦!没关系,我们会常常回来看你的,拜拜!”乔芝帆说完话就和男友先走。
  “拜拜!”小沛挥手道再见。
  这时莫子棋献宝似地把素描本拿给小沛看。
  “我画了好多张,你看漂不漂亮?”她画的人物是小沛。
  “很漂亮。”子棋把她画得太美了。
  “那我要把它们藏起来,免得可莉、可娜又来抢。”把素描本放进包包藏好后,莫子棋一手勾住小沛。“晚餐没吃,饿了吧?今天你表现得太棒了!带你去夜市逛逛,吃一些你爱吃的小点心——”她霎时止住话,神秘兮兮地对小沛道:“不可以告诉你哥哥哦!他会杀了我。”
  “我不会告诉哥哥的,子棋。”小沛期待的眼光看得莫子棋心生不舍。“我想吃泡泡冰。”
  “好,吃泡泡冰,夏天到了……”
  小沛有点哀伤。他没来,她有留纸条给他的,他真的不重视她。
  不让莫子棋看到她眼底的落寞,她跟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地和她出门逛街。
  小沛掩饰得太好,莫子棋一点也没有察觉。
  廖紫竹自程隽办公桌上拿起一张便条纸,上头是小沛娟秀的字迹,表示今晚有一场演奏会,她会出席,可是没有属名。
  瞄了瞄时钟,演奏会也结束了吧,程隽真是个粗心的男人,放在桌上的纸条也没看见,神经有够粗。廖紫竹瞥了他一眼,将纸条递给他。
  “什么东西?”程隽接手过来问,“演奏会?!”他又看看时间,“早结束了。”
  “就这样?!这么纯情的女孩不多了耶。”
  “我约了她明天去看电影。”他有点敷衍地回答。
  “这是所谓的‘因材施教'吗?怎么不像我们直接去开房间?”她觉得有点可笑。不晓得程隽什么时候也纯情起来了。
  “调剂身心而已。”他无关紧要地说道。
  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  程隽想了一下,努力搜索脑中所有女人的姓名。“好像……叫小沛吧!”如果没记错的话,是音乐系学生那一个。
  “好像?!我是指全名。”
  “全名?”程隽放下手中的工程笔,用力思考,好不容易,让他想到了,“我不知道!”
  廖紫竹想拿比例尺敲他脑袋,“你没问?”他真是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。
  “她又没告诉我。”程隽一副自负到最高点的说法。
  廖紫竹摇头叹息,知道那女孩爱惨程隽了。“不要玩弄纯情小女孩的感情。”这是她对他的忠告。
  “人家情愿被我玩弄,你有什么意见?”程隽开始觉得她很烦。
  “你会有报应的。”她抱著看好戏的心态,等著程隽自食恶果。
  “谢谢你的忠告。”
  这不是忠告,而是祝福!廖紫竹坏心地想,希望纯情女孩能给他一点苦头尝尝,最好能让他刻骨铭心,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 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,程隽的死期不远矣,她会为他哀悼的。她已开始期待好戏上演,到时她会丢下爹地的公司,前来观赏百年难得一见的精装大戏!
  小沛一下课就到电影院门口等程隽,她不知道程隽要看哪一部电影,就把每一部电影同场次的票各买了两张,站在电影院门口等。
  程隽约她出去从来没成功过,不是他临时有事,就是他忘了。她真的微小到几乎让他忘了她的存在吗?
  不行,不该奢求那么多的,程隽不嫌弃她她就该满足,不该再强求什么了。
  她有些羡慕地看著一对对相拥的情侣,这样的真心对待,是她得不到的梦。
  小沛的纤灵轻柔惹来不少登徒子,但都被她表示自己在等人,一一温柔地婉拒了。
  她望了望腕表,离开场还有三十分钟,他会来吧?不晓得程隽喜欢吃什么,口味重不重?吃卤味吗?会不会嫌路边摊的东西不卫生?
  她考虑了很久,还是到便利商店买了一些零食饮料,不知道程隽会不会介意吃一些没营养的东西?
  当她再回到电影院门口等,发现电影已开始播放了。小沛安慰自己,是他有事耽搁了,可能慢点到。
  十分钟后,小沛放弃等待,她知道他不会来了。
  望了望手中的零食及电影票。票可以丢掉,当没这回事,反正也不能退了,而零食呢?带回去又要怎么跟子棋说明?
  她不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