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库小说网 > 都市言情电子书 > 恶男戏情 >

第13章

恶男戏情-第13章

小说: 恶男戏情 字数: 每页4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“等等,你说,我们都是女人?”小沛疑惑地问。说她是女人,呃……昨天就是了,她无法否认,可是莫子棋,一个二十二岁的“女人”?其实通常对于一个大学即将毕业的女学生,常人通称为女孩,不会用到“女人”这两个字。或者,叫“女的”也常听见,就是这声“女人”……非常奇怪。
  莫子棋一愣,她说了什么?
  “子棋,你不会也……”
  “没有、没有!你不要乱猜。”她否认得太快了,反而让人起疑。
  “真的吗?”小沛不信,逼问她,“快说哦,我们感情就像亲姐妹一样……”
  “没有啦,小孩子不要——”
  “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!”小沛反驳,“我二十一岁了。”
  莫子棋挑眉,不怀好意地笑笑。“是呀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其实她是故意扯开话题。
  小沛不笨,虽然对莫子棋的话感到羞愧,可是,她不会轻易上当的。
  “快说,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?还到这种地步了。”
  莫子棋见小沛不上当,哀怨地叹了口气,欲粉饰太平地敷衍过去。“我哪有你那么多追求者?又有程隽。小沛你想太多了,我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呢?”
  “骗人!”小沛才不信,“那好,我告诉哥哥去,叫他来问你。”
  “小沛,我的事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,我……唉,也别被石沛霖知道,好吧,我承认,我不是处女了。”她豁出去地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睛缓缓地道:“我十六岁就不是女孩了!”
  程隽在早上送小沛上学后回到办公室,神清气爽地工作起来,卯足劲地工作,不时还会放下文件,一个人甜蜜地傻笑五分钟,然后又卯起来拚命工作,看得让身为秘书的陈泰明嫉妒得想扁他一顿。
  瞧那小子乐成那副死样子,八成是得逞了!肯定是小沛生日那天把她弄上床的,可怜的小沛,竟晚节不保,就这么胡涂地给骗去清白了……
  陈泰明愈想就愈想给程隽一拳,打掉那碍眼的嘴脸。反正就是见不得程隽好,恨他恨得牙痒痒的,气愤他的狗屎运比别人好,有小沛这样的女孩子当女朋友。要不是程隽及时回头,自己就猛追了。其实,男未婚、女未嫁,还是有机会的。可是,自己比较孬种,因为程隽扁人很痛,自己不想被海扁后发配边疆,所以就算了,其实后来想想,现在这样也不错,至少自己可以利用小沛的善良来气程隽。
  近来程隽倒是比以前有“生气”多了,想当年,程隽冷漠高傲得让人想K,现在则是让人想笑,原来他发火是这样啊,不过尔尔嘛,还是有克得住他的人在。小沛嘛!只要她软声柔语的抚慰程隽,绝对天下太平,风平浪静,所以,自己也就不怕死地继续在程隽面前调戏小沛,拿命来开玩笑!
  到了下午,小沛拨了通电话给程隽,是陈泰明接的,他算准了程隽不敢挂客户的电话,当著程隽的面和小沛聊起来了。
  “小沛,怎么突然打电话来?不是还有课吗?程隽哪,他在和客户讲电话……嗯……这样啊,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无视程隽喷火的眼神,陈泰明迳自说得开心。
  程隽很有魄力地解决完客户的问题,快速甩上电话,去抢陈泰明手上那支。
  “给我出去!”他下逐客令,把陈泰明赶出办公室。
  陈泰明笑得开心,一脸恶作剧得逞的模样,耸耸肩,不以为意地离开程隽的办公室。
  “小沛,怎么了?”他立刻放软语调。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“我是想告诉你,我下一堂课的教授今天请病假没来上课,我本来答应子棋生日那天找你一起去看毕业展的,结果……”她说不下去了。
  他了解,那天他们有事,不克前往。
  “结果呢?”程隽满眼、满嘴的笑嘴,温柔得连电话另一头的小沛都感觉到了。
  “隽,你不要取笑我嘛,听我说完。”小沛恼怒地低喊。
  “好,听你说完。”他能想见小沛已脸红了,思及那娇羞、柔美的容颜,他的心就被柔情占满,几乎要满溢出来了。
  “结果你都知道啦,昨天晚上又那么晚才回去……”她快说不下去了。“今天是美术系毕业展的最后一天,我再不去子棋就要杀人了。刚好,我有空堂,我要去看,晚上就和子棋一起回去,你不用来接我了。”
  “不行!”他拒绝,“你在校门口等我,十分钟后见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他不会有让她一个人落单的机会。“我马上到,等我,这十分钟内不许和别人说话,知道吗?”他抄起行动电话,放进西装口袋襄,拿著钥匙。
  “可是你要上班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!”她怕麻烦他。
  “没有可是,等我。”他强硬地要小沛答应他等他,不许乱跑。
  小沛拗不过,只好答应了。
  七分钟后,程隽出现在小沛面前。
  “我不是说过,没有我在哪里也不能去吗?”他习惯地搂著她的肩。“是不是想被禁足?”
  “隽!”小沛皱眉,“我不是小孩子,会保护自己。”她觉得他保护过度了。
  “你还小,不懂,现在的男人都很坏,一个个甜言蜜语的很会骗女孩子,骗不到就用强的!很坏。”他的口气跟石老爹很像,“瞎子才看不出来你又漂亮又甜美,连我都忍不住一口把你吃了……”他暧昧地道,“我才不信其他人都是瞎子!为确保我的权益,我必须紧迫盯人。”
  她对他的论调不予置评,敢怒不敢言,她是斗不过他的。
  “生气了?”他察觉到她脸色有异。
  “我没有生气,只是不高兴而已。”小沛转身不理会他。
  意思还不是一样?“我知道我很霸道,可是小沛,我可是只对你一个人霸道而已哦。”他扳回她身子,要她直梘他。“我忙著工作,不然,我就跟著你上课,当你的贴身保镳,把你身边的苍蝇都赶走!我很想这么做,你知道吗?”
  小沛低著头,还是不说话。
  程隽念头一转,突然咳声叹气起来,“唉,如果你早点嫁给我不就好了吗?这样我就安心了,至少没人敢和我作对,有胆子追我老婆,我也就不用整天提心吊担的,怕你被抢走。”
  小沛无奈地白了他一眼,笑著摇头。他真是会利用机会求婚。
  程隽见她笑了,表示雨过天青了,可是打铁要趁热,他又加把劲地说服小沛,嫁给他是不错的主意。
  “我哥哥答应了吗?”她又把问题丢还给他了。
  真是伤脑筋,他连最下流的手段都使出来,为什么还是不行?
  “好吧,那我只好告诉石头,我情不自禁睡了他妹,怕哪天让他心爱的妹妹受孕成功,所以得奉子成婚……”
  “不许说!这个不可以和哥哥说。”她急得跳脚,哥哥会拿刀砍他。“你敢说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他原本想拒绝,可见到她坚定的神色,想起她说到做到的石家人性格,不禁犹豫。
  “一辈子不理你。”她加重语气。
  “好,我不说。”他怕死小沛不理他,连忙答应,却又暗自苦恼,有一个这么好的理由,为什么不善加利用。
  小沛满意地微笑,主动去勾他的手。
  “我们去看毕业展。”
  程隽任她牵著,像只忠心护主的忠狗。他认了,屈服在小沛的固执之下。
  莫子棋欢喜地亲自接待两人,带著他们浏览一件件艺术品,并亲自解说作品中的含意。最后,她带他们站立于她的作品前,脸上有著恶作剧的笑容。
  “这是我的作品,是油画,画中的模特儿是我情同姐妹的室友,叫小沛!我想传达的是小沛纯真外表下的邪魅气质,告诉大家小沛是很性感的女人。”
  “子棋,你把我画得太漂亮了。”
  “我说过我会把你画得美美的,看吧!我是不是没有骗你?系主任很满意这幅画,要我放在学校留作纪念。”莫子棋边说,边瞄程隽。
  程隽看呆了,画中的小沛一丝不挂,趴卧在层层白丝绒中央,一头长发散落于两侧,顺道遮任重点部位。两手支著脸颊,配上魅惑的微笑,十足十是个小妖精。
  “你呀,再签上你的名字,给以后的学弟、学妹们欣赏。”小沛举双手赞成。
  “不行。”程隽自画中小沛的邪魅笑容中回魂。
  “为什么不行?我这个作者说好就行。况且,这幅油画算是我的作业,学校方面想扣留,做学生的没有任何异议。”莫子棋故作不解地道。
  程隽看出莫子棋的伪装,直接一语道破。“莫大小姐何需刁难我呢?”
  莫子棋露出赞美的眼光。好一个程隽!快人快语,难怪石沛霖在口舌上斗不过他,想她,大概也不是对手吧。
  “既然你都开门见山了,我也不会否认。没错,我是在刁难你。”
  程隽微微一扬眉,一脸兴味。
  “我还没报复呢,程先生。”
  原来!程隽终于知道她的不怀好意。
  “想想你恶劣的行为,程大总裁。你之前放小沛鸽子,让她一个人在电影院门口等你三个小时,又约她去吃饭,结果,你这大老板又和谁在一起厮混啦?刚开始的时候,还会打电话通知小沛取消约会,到后来小沛不说什么,你连电话也不打了,最可恶的是让小沛在冬天穿著洋装等你,你也放她鸽子!”莫子棋愈说,程隽就愈觉惭愧,她也就駡得愈起劲。
  “你这自大的男人!我们家小沛条件好,追她的人多的是,她挑你当她男朋友是你的福气,你竟敢不好好保护她、呵护她,还欺负她!我告诉你,你这种男人叫贱,身在福中不知福……”莫子棋喋喋不休地骂,引来不少人围观。
  程隽觉得无地自容,可是莫子棋駡得对,他无法反驳,他是欠駡没错。
  可是他被骂,又一脸知错的乖孩子模样,让在一旁看的小沛心疼不已。子棋的伶牙俐齿她是见识过的,尤其是她骂人的词汇,已经毒到令人变脸的地步。
  “子棋,你够了没有?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,为什么要再拿出来提一次?程隽都跟我道过歉了……”
  “小笨蛋,我这是在为你出气耶!要他知道若你伤心难过的话,还有我在啊!”莫子棋觉得她笨。
  “隽不会再让我哭了,你放心,他又疼我又宠我的,而且当初哥哥反对的时候,你不也不反对了吗?”小沛为心上人辩解。
  “你以为石沛霖怎么会回来?还不是我告诉他有个男的让他心爱的妹妹伤心难过,否则他也不会叫费回来陪你,要他自己回来处理这件事。你哥和他的恩怨已经解决了,现在是我和他的!”莫子棋不可一世地对著程隽挑衅,“这幅画在这裹摆了很久,有很多人出价想向我买下,可是至今仍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价码。那我今天就来场拍卖会,出价最高的就卖给他,你也要参加吗?”
  这分明是在坑他!程隽意识到情况对他不利,在场的都是艺术学院的学生,平时和小沛相处得非常融洽,知道他曾经伤害小沛,一定会利用机会教训他。大伙吃定他一定会买下小沛的画像,肯定会拚命地喊价,反正他是宽大头就对了。
  “底价是十万,有没有人要喊价?”莫子棋当起拍卖会主席了。
  “我出十五万。”平时对小沛极好的学姐们先凑上一脚。
  “五十万!”平时由学妹们组成的小沛亲卫队也来凑热闹,未了还要加上一句,“小沛学姐,我们爱你!”
  “八十万!”
  “七十万!”?
  “不够看,我出一百万……”
  随著价码愈喊愈高,程隽的脸色就愈难看,阴狠地瞪著看好戏的莫子棋。这些人,都在坑他!
  “够了,你们不用再演戏了,莫子棋,你就出了价码,我一定会付的。”他投降了,掏出支票本和钢笔,开了一张空白支票给她。
  莫子棋笑嘻嘻地接过支票,一脸见钱眼开的模样,“你倒是挺大方的。”是不是她自己填一亿元,他就付?她才没那么缺德,三两下撕了支票。
  程隽被她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,这不是她的最终目的吗?为什么又撕了这张支票?
  “你开空白支票给我,是认为小沛是无价的吧?正巧,我那幅画也是无价的,就送你吧!不过,你还是得付我颜料费。”莫子棋洒脱地道。
  “没问题。”程隽眉飞色舞的,开始欣赏起莫子棋这种个性。“你尽管开……”
  “我要的是你的一句话。”莫子棋打断他,“今天你就当著我们学校学生的面前,承诺你永远都不会再让小沛哭,若你违背诺言,就接受我致命的一脚——我踹人很痛的哦!”她威胁的成分比较多。
  “是,我永远不会让小沛哭。”君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他豪气万千地许下承诺,坚定地望著一脸感动的小沛。
  “你们都听到了,若这家伙惹小沛不开心,我就踹死他!”恰查某莫子棋博得在场所有人的欢呼。
  风云排行榜最新消息——
  小沛真的死会了!
  尾声
  石沛霖还是知道了,就在小沛二十二岁生日第二天早上,他心血来潮,回来探望妹妹和好友,却发现他心爱的妹妹在程隽的小别墅裹过夜,让他气红了眼,拿菜刀逼程隽娶他妹以示负责。石沛霖恨不得自己扒了程隽的皮、吃他的肉、喝他的血!
  对于石沛霖拿刀逼他这件事,程隽不惧反乐,开心地想亲石沛霖一下,让石沛霖摸不著头绪,认为他疯了,反而不把妹妹嫁给他了。结果,程隽反过来拿刀逼石沛霖,要石沛霖逼他娶小沛,否则把他杀掉,当场吓傻了石沛霖,直认为这男人疯了。
  结果,在大学毕业的第二天,她就成了程隽的新娘,一毕业立刻结婚的举动,跌破不少人眼镜。
  婚后两年,小沛产下一子,程隽为儿子取名程墨,现今八个月,刚学会爬,已经会叫爸爸了,让程隽乐不思蜀,开心得不得了。
  两年来的婚姻生活,让他幸福得彷佛在梦中。他还在努力,三年后再添一个女儿,最好和小沛一样,温柔又贴心。至于儿子,虽然才八个月,可那性子,据他母亲说跟他小时候一样,不太搭理人,想必多年后会跟他老子一样,目中无人,自大狂妄。
  若问他有什么不满的,就只有……
  “太太呢?”程隽下班后回家,见不到小沛和儿子,问请来的佣人。
  “太太带小少爷出去了,有一位姓廖的小姐要我交代您,到老地方找太太和小少爷。”
  “可恶!又把小沛带到那种地方,连我儿子也带走了!”程隽怒冲冲地出门,找妻儿去了。
  就是这个,让程隽恨得牙痒痒的,婚后廖紫竹便常登门拜访,趁他上班不在家时,来把小沛带走。后来小沛怀孕,他有理由将小沛禁足,可是小孩生下来后,就没理由了。现在儿子又长大了,八个月,很好带,只要是熟人肯带他也不哭不闹,任人当玩具玩也无所谓,尤其爱黏在经营星期五餐厅的冴,因为冴长得俊美,小孩子对美的事物总是比较有吸引力,就常黏著不放了。但让他常担心的,不是担心儿子日后会去经营星期五餐厅或变成同性恋,而是担心冴这个生不出孩子的零号,会把他儿子藏起来,当自己和丑的儿子!
  没办法,儿子长得像爸爸,只是儿子是可爱版,他是帅帅版……等等,现在不是歌颂自己的时候,他基因好人人都知道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他老婆和儿子。
  听见汽车发动上路的声音,廖紫竹抱著小程墨下楼,喂他吃著苹果,细心地伺候这小祖宗。而小沛也跟著下楼,担心地往外看。
  “坐下吧,别望了,这次程隽绝对料不到我会晃点他,对不对呀?小墨。”廖紫竹优闲地坐在沙发上,抱著可爱的小程墨,轻松地逗他玩。“现在要吃什么?棒棒糖好不好?”
  小程墨小手一指,要她手上的棒棒糖,“ㄇㄢㄇㄢ……”
  “好,你亲我一下就给你吃。”廖紫竹凑上脸要他亲。“快亲,有糖吃哦!”她坏心地晃晃手上的棒棒糖。
  小程墨抵死不从,不愿献上他的处男之吻,小脸一皱,不甩廖紫竹,爬向坐在身旁的母亲。
  “小墨,肚子饿了对不对?妈咪喂你吃稀饭好不好?”小沛亲亲儿子粉嫩的小脸,抱起他往饭厅去。
  “ㄇㄢㄇㄢ……”小程墨把脸藏进母亲怀裹撒娇。
  “小鬼,你妈咪是比我漂亮没错,”廖紫竹不甘心地跟上,“可是你也不能有这么大的差别待遇啊!你妈可以亲你,为什么我不行?好歹我也是个美女!”
  像是存心气死她似的,小程墨凑上小嘴去亲吻他妈咪。
  廖紫竹眼红,“我也要,不然把你卖掉哦!”
  小程墨很有个性地不搭理她,乖乖地吃著母亲喂的稀饭。
  “简直跟你老子没两样,坏孩子!”廖紫竹可以说是恼羞成怒了。
  “别逗小墨了,让他好好吃顿饭行不行?隽快回来了,你准备好要和他斗了没?”小沛阻止廖紫竹欺负她儿子。
  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没问题!”廖紫竹拍胸脯保证。
  “是吗?廖紫竹小姐,你是准备怎么对付我的呢?”程隽到冴和丑开的店去找她们,想不到竟被摆了一道,又气冲冲地冲回家里。
  廖紫竹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。他的速度太可怕了,他到底开多快呀?
  “小墨,吃稀饭啊!有没有想爸爸?”程隽挤开她,换他逗儿子。
  “爸爸,亲亲……”小程墨小手一张,抱住父亲,献上咸湿的吻。
  “乖,爸爸也亲你一个!”他在儿子小脸上印下一个响吻,加上无数口水。
  “妈妈……”小程墨指指母亲。
  “好,爸爸亲妈妈,你看哦!”他当著儿子的面亲吻妻子的唇。
  “可以了吧?一他问儿子。
  这一家人真是让人气得想扁!廖紫竹在一旁看得吃味。
  “今天辛不辛苦?”小沛温柔地询问丈夫。
  “看到你就不辛苦了……”
  这一对夫妻,真是肉麻,廖紫竹拚命地想破坏这一家人的天伦之乐,无奈别人根本无视她的存在。而且她不甘心,没偷亲到小墨绝不罢休!她趁那对夫妻在你侬我侬的时候,悄悄靠近小墨,凑上红唇亲下去——
  “啪!”小墨双手并用,挡掉欲来的狼吻。
  “程——墨,我一定要亲到你!”
  小沛望著眼前这一幕,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婚前紫竹喜欢逗她,生小墨前逗得更凶,常让隽捉狂,生下小墨后紫竹还是逗她,而小墨逗紫竹,这叫一报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
你可能喜欢的